0
購物車

目前購物車中無商品

品牌大使

體態迷思 失去所愛 – Stephanie | 不同的故事 都因為鍛鍊而存在

不同的故事 都因為鍛鍊而存在

Stephanie,一位私人教練和自愛倡導者,帶我們經歷了一段達到健康身心的喧鬧過程。

stephanie

有些人問我:哦,你都怎麼吃?」 我認為就是有節制的吃 – 這是我從一開始就出錯的地方- 我忍住想要吃的衝動,限制自己只能吃某些食物。

減少卡路里的階段。我紀錄我的飲食,沉迷於卡路里控管。對於一些運動員來說這很正常,但我不是運動員。

 

當開始意識到自己開始上癮時,我回頭思考這麼做的理由 – 也許它是一種癮頭,讓妳欲罷不能。

 

會對它感到如此痴迷,是因為認為「這對我有用」。我不想改變我正在吃的東西,或我正在做的事情,因為我不知道當我改變做法,會發生什麼事,復胖的可能性讓我感到相當恐懼

當時,我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,我們不會外出吃飯,除非我能夠可以計算卡路里並清楚知道我在吃什麼。我常常做不到,因此我常常對自己生氣,甚至會哭

我總是處於這樣的負面狀態中,總是無法相信自己。當我們在 cheat day 一起吃了一頓大餐,然後還叫外送時,我會暴飲暴食,因為我很餓,就在那時,如果食物放在我面前,我就會狂吃。然後,我會坐在那裡哭泣,想著「我不敢相信我吃了全部的東西」。

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的經期停止了,體脂低於10%。我失去了性慾 – 最終導致結束了我們的關係,因為我只專注於我必須去健身。

 

就這樣,我無法談論食物和運動之外的任何事情。

 

後來我參加了私人教練的培訓,並達到第 2 級。當我們在檢驗身體組成時,我的老師對我說「你的體脂很容易低於10%」。儘管我知道這件事,但被當眾指出時,我開始問自己:「有這麼明顯嗎?」因為老實說,我以為自己的體態看起來很棒。

我想著「看著我,我有六塊肌和所有很棒的一切」,但我現在看著過去的自己,我被嚇壞了。它真的讓我感到害怕,因為我看起來像是生病了。

昨天我拍了我的身體照片,並與過去的照片進行了比較,如果我以前看起來像現在這樣,我會感到害怕。 我現在的體型是 M 號,那時我才 XS。

 

我哭了,因為我雖然增加了很多體重,但我很開心,我不再感到恐懼。

 

我最想推行的理念是 – 體重增加沒有不對。太多人在說要減少體重、減少脂肪、增加肌肉,這樣很好,但其實有一點脂肪也沒什麼不對,因為我們人體需要它。

並不是特意想成為 XS 號。最近我搬到了伯恩茅斯,在那裡我發現沒有太多事可做。 我開始更常去健身房,後來幾乎一有時間就會報到。

一旦我看到訓練成效,我會想要舉得更重。我現在有同樣的目標,但我知道如果想舉得更重,我需要吃更多。

我不讚同媒體推廣減肥的做法 –  這對於年輕女孩來說太過分了,特別是當她們已經處於不喜歡自己身體的狀態,他們看到類似的東西會更不喜歡自己,那太可怕了。

我很高興有像 Alice Liveing 這樣的人 – 「看著我,我是一個舉重的健身教練,但我會去度假,我沒有一週健身六天,這樣很好。」

現在更倡導健康與生活的平衡,鍛鍊的同時從事你想做的事,只要確保你自己不斷地成長 – 我們並不都需要六塊腹肌。

stephanie training

在我改變觀念後,還是有經歷不吃東西的階段。當時我失去了我的奶奶,這真的很痛苦。這是家裡第一次有親人去世,我的奶奶是我最重要的至親,這種感覺像失去了我的母親。她昏迷了一個星期,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事情發生時我總是逃避,我必須與自己保持距離,因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後來我變成情緒化地暴飲暴食。我的父母注意到了,但是他們沒有阻止我,因為我已經那麼瘦了,他們很開心我在吃東西。

第二天早上醒來,我按照習慣進健身房訓練,並且發佈  Instagram 。你可以很明顯的知道前一天我暴飲暴食了,因為我的臉會因為吃過多的糖腫起來。

 

「那是我暴飲暴食的結果,我接受這個事實。」

 

我為自己預訂了為期兩週的假期 – 包含早餐、午餐和晚餐。我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,所以在這樣的假期裡,我不得不重新教自己什麼是飢餓感

我知道滿足感是什麼,不是「喔我的天,看看這些我可以吃的食物!」吃完所有,然後感到不舒服,而是面對食物,能夠有自主權決定想不想吃。

我向自己說「你自己決定。這裡沒有人可以幫助你,面對桌上的食物,你隨心決定該怎麼做。」

我會每天傳訊息給我父母,告訴他們我今天很好。我打電話給我媽說「你絕不會相信,這聽起來很蠢,但我剩了一些麵包在盤子上。」

我的父母告訴我他們曾經非常擔心我,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或者怎麼處理我的狀況,因為每個人都認為我很熱衷於健身所以應該很健康。我是很熱衷健身沒錯,但同時也病得很厲害。

我覺得現在談論它對我有好處,同時對於人們來說,去理解你不知道的人背後的故事也是好的。我在社群媒體上發布「看看我的六塊肌」之類的東西,我失去了的男朋友、奶奶,我的媽媽處於昏迷狀態,而我正在暴飲暴食。

在我幾乎失去了我媽的時候。因為我覺得生命很短暫

 

當我失去男朋友、我的奶奶,甚至差點是我媽媽的時候,我卻如此的執著於食物上,這讓我覺得非常荒謬。

 

我可以繼續享受我飲食控制及舉重訓練,但我不必如此執著。我不是運動員。如果我在外面參加比基尼秀,那麼是的,我會追蹤我的飲食,但我只是一個健康的女孩,吃得好然後有在健身 – 就這樣。這就是我需要做的。

我和我男朋友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說話,但現在他說我回到了以前的我,因為我看起來很開心,不再那麼焦慮了。我過去常常擔心很多事。他對我說:「我再次喜歡這個人,這就是我愛上的人。」

不要相信你在社群媒體上看到的一切。請專注於你自己,如果你掉入陷阱,那就多和別人說話 – 任何人都可以)即使只是談談你的感受,都會有很大的幫助

知道還有人正在經歷我所經歷過的事情,讓我感到沮喪

你有朋友、家人在旁邊支持你是有原因的,因為你是一個很棒的人。

喜歡你所擁有的並接受它。

從這邊了解更多 – 8 百萬名會員的故事

No Post Tags



Evangeline Howarth

Evangeline Howarth

作家與編輯

Evangeline 從小就開始投入體育競賽。 作為一名合格的 RYA <https://www.rya.org.uk/Pages/Home.aspx> 小艇帆船教練,以及來自於在英國國家隊和帶領大學先發隊伍中的經驗,使她深知適當的營養對於極限和耐力運動的重要性。

在閒暇時間時 Evangeline 喜歡跑步 - 特別是馬拉松。 而在周末,你會發現她正在進行水上運動或爬山。 她最喜歡的夜晚行程是在健身房進行高強度間歇訓練或深蹲,之後再去吃一些辛辣的食物和一大堆蔬菜!

點擊這裡了解更多關於 Evangeline 的經歷